親愛的爸爸媽媽:

 

收信平安。

 

這一週的天氣,讓我想到韋應物的詩:『懷君屬秋夜,散步詠涼天;山空松子落,幽人應未眠』。早晚已開始起風了,今天步出校門,滿滿的風迎面而來,抬頭與稀稀疎疎的星星交換眼神並輕道:晚安。讓我們一起低吟淺唱:天涼好個秋。扣上小門,跟拋在身後的學校,說聲明天見。

 

腦子閃過這幾天揮不掉的記憶是:七年級的孩子自願輪流到廚房幫爺爺奶奶洗鍋碗瓢盆的圖像;幾個小一的孩子圍著七年級的一個哥哥:央求哥哥為他們說故事;一個每天跟小朋友衝突的小一的孩子,從一天打七次到面對即將火爆場面時只是咬牙切齒握緊拳頭的神情;小二的孩子面對小一的挑釁動作只是笑笑地說:我們要幫助他們長大;小二的幾個小女生坐在中廊的地板上一邊打毛線一邊輕聲地聊天;沙坑上低年級的孩子一個個氣定神閒低頭埋首在建構世界;五六年級的孩子不斷對質校長:他們認為的不公與正義;三年級的孩子打掃綜合教室,一邊工作一邊創造新的遊戲手法,當老師出現時,他們就立刻返回工作的軌道;四年級的孩子戰戰兢兢地合著音樂經驗,優律思美的專注。

 

這些是孩子工作與遊戲的圖像;這些安靜與吵鬧;這些和諧與衝突;印入心靈的都是永恆的瞬間,都是我在秋天所收集的美好記憶。孩子的發展是持續中的進行式,是變動不居的每一個剎那的串連。父母和老師有如園丁,每一天每一刻所要耕耘的就是:不斷地觀察植物的變化和生長;不斷地省思植物的需要與匱乏,然後澆灌它、等待它。

 

在任何形式的生命之前,我們只能學習謙卑和開放;在孩子面前,我們要視他們為植物般地快速變化與各種可能性。當然,孩子的個別性有如『一支草一點露』的獨特,孩子的生命力,是不容我們小看的。

 

上週五為家長們導讀的『為孩子立界線』,之後有個很重要的問題被提出來:界線和處罰有何不同?

 

聰慧又有行動力的媽媽自問自答:處罰是與孩子對立,讓他(她)獨自承受後果,不帶任何感情地執行懲處;而界線是同理孩子的情感,但仍堅定地讓孩子承擔後果。愈小的孩子越需要陪伴著完成與示範工作的步驟和方法。這是界線的藝術。我想她的答案是清晰而富人本精神的,我除了讚嘆外,當然也明白領悟的後面必是含淚收割的。

 

親愛的爸爸媽媽,我們都是一路陪著孩子搖搖撞撞行來,所有的發生都是好的,不管對錯好壞,這裡沒有絕對值,只有肯定生命是進行中的形成狀態(BECOMING),我們都是一起攜手前行的命運共同體,本該互相學習,以錯誤為師,彼此打氣。

末了

 

祝您日日平安喜樂。

 

宜玲

2011/9/23

書于大德校區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光之家族 的頭像
光之家族

海聲100年小學一年級的班級部落格

光之家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