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愛的爸爸媽媽:

 

    收信平安。

 

    週四的清晨,我夢見某個孩子噙著淚珠,垂頭憂傷的臉龐而醒過來,醒時我熱淚盈眶,突然領悟:這位常常無端發脾氣的孩子,他的怒氣叫老師、同學甚至我受不了。雖然我從沒被他的憤怒嚇到,但是我總很快地避開並對他的火氣保持距離;雖然我知道輔導孩子的黃金法則是:把角色和個人分開。通常個案對輔導者的憤怒是針對治療的角色而非他的個人。這個夢再度提醒我:揭開憤怒的神秘面紗,它背後躲藏的是:深沈的悲傷、無助和害怕。

 

    這位孩子就在我作夢的前一天,週三的自然日,跟我有一個近距離的接觸,他因發脾氣被『遣回』學校,照例他又躲進醫護室,坐在裡面默默垂淚,這個時候最好是讓他獨處一會兒,讓他自己去面對自己的情緒。如果大人急著問原因或緊陪在旁,他會學到用哭泣或哀傷來操縱別人,甚至合理化自己無法面對的真實自己。我跟陪在旁邊的巫老師說:「讓他傷心一下,等他準備好再來找我們。」

 

    不久他走進辦公室,開始跟巫老師辯論,聲音傳到校長室,中間隔著正在安靜繪畫的一群家長的「教師會議室」。我快速起身走向他,壓低我的聲音說:「親愛的孩子,這個時間大家都在跑步了,你因發脾氣選擇回來,也就等於選擇回到學校跑步,請你為自己負責任,請看時間,依你的速度,今天應該連續跑八十分鐘,你什麼時候準備好開跑,我們就開始起算,我會在我辦公室的窗口看著你陪著你,請加油了!」。最後我深情地看他一眼就走了。

    不久他就走向外面,慢慢地低頭走路,在草皮走了兩圈的『8』字形,隨即就跑起來,連續30分鐘之後要求暫停喝水,之後就跑完屬於他的功課。我從窗口偶而撇見他跑步時的面容是專注敬虔的,我不得不從內心讚嘆:他是多麼美麗尊貴的孩子啊!

 

    是啊,當他能夠主動回應界線,當他請巫老師給他水喝或請求休息一下。我的內心是欣喜若狂的。那代表這個令人頭痛的孩子已從反抗界線(比如大聲叫罵、批判老師嚴格不合理、說別人對他很壞等)走向主動回應界線,那代表他已學會面對問題、解決問題並願意承擔自我負責的一大步呀!

 

    這個過程,我認真地省思身為大人的我們,要能深度以同理心面對孩子,同情孩子的挫折感和怒氣,但不要被傷害、被嚇到、被扳倒。我們不但不能退避三舎,反而要能清明地察覺孩子這一刻該學習的界線,那才是他學習的時刻,也是老師、父母的修行功課,不是嗎?讓我們共修共學互勉吧!

 

末了祝福您

 

自在輕安

 

宜玲

2011/10/21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光之家族 的頭像
光之家族

海聲100年小學一年級的班級部落格

光之家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